荆轲刺秦王原文及翻译

 服务一类     |      2021-07-16 01:25

出处或作者: 战国策
  秦将王翦破赵,虏赵王,尽收其地,进兵北略地,至燕南界。
  太子丹惊骇,乃请荆卿曰:“秦兵旦暮渡易水,则虽欲长侍足下,岂可得哉?”荆卿曰:“微太子言,臣愿得谒之,今行而无信,则秦未可亲也。夫今樊将军,秦王购之金千斤,邑万家。诚能得樊将军首,与燕督亢之舆图献秦王,秦王必说见臣,臣乃得有以报太子。”太子曰:“樊将军以穷困来归丹,丹不忍以己之私,而伤父老之意,愿足下更虑之!”
  荆轲知太子不忍,乃遂偏见樊於期,曰:“秦之遇将军,可谓深矣。怙恃宗族,皆为戮没。今闻购将军之首,金千斤,邑万家,将怎样?”樊将军仰天太息流涕曰:“吾每念,常痛于骨髓,顾计不知所出耳!”轲曰:“今有一言,可以解燕国之患,而报将军之仇者,何如?”樊於期乃前曰:“为之怎样?”荆轲曰:“愿得将军之首以献秦,秦王必喜而善见臣。臣左手把其袖,而右手揕其胸,然则将军之仇报,而燕国见陵之耻除矣。将军岂有意乎?”樊於期左袒扼腕而进曰:“此臣日夜切齿拊心也,乃今得闻教!”遂自刎。
  太子闻之,驰往,伏尸而哭,极哀。既已,无可怎样,乃遂收盛樊於期之首,函封之。
  於是太子预求天下之利匕首,得赵人徐夫人之匕首,取之百金,使工以药淬之。乃为装遣荆轲。
  燕国有勇士秦武阳,年十二杀人,人不敢与忤视。乃令秦武阳为副。
  荆轲有所待,欲与俱,其人居远将来,而为留待。
  顷之未发,太子迟之。疑其有改悔,乃复请之曰:“日以尽矣,荆卿岂无意哉?丹请先遣秦武阳!”荆轲怒,叱太子曰:“今天往而不反者,竖子也!今提一匕首入不测之强秦,仆所以留者,待吾客与俱。今太子迟之,请辞决矣!”遂发。
  太子及来宾知其事者,皆白衣冠以送之。
  至易水上,既祖,取道。高渐离击筑,荆轲和而歌,为变微之声,士皆垂泪涕泣。又前而为歌曰: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!”复为慷慨羽声,士皆瞋目,发尽上指冠。於是荆轲遂就车而去,终已掉臂。
  既至秦,持千金之资币物,厚遗秦王宠臣中庶子蒙嘉。
  嘉为先言于秦王曰:“燕王诚振怖大王之威,不敢发兵以拒大王,愿举国为内臣。比诸侯之列,给贡职如郡县,而得奉守先王之宗庙。惊骇不敢自陈,谨斩樊於期头,及献燕之督亢之舆图,函封,燕王拜送于庭,使使以闻大王。唯大王命之。”
  秦王闻之,大喜。乃朝服,设九宾,见燕使者咸阳宫。
  荆轲奉樊於期头函,而秦武阳奉舆图匣,以次进。至陛下,秦武阳色变振恐,群臣怪之,荆轲顾笑武阳,前为谢曰:“北夷狄之不才,未尝见皇帝,故振慑,愿大王少假借之,使毕使于前。”秦王谓轲曰:“起,取武阳所持图!”
  轲既取图奉之,发图,图穷而匕首见。因左手把秦王之袖,而右手持匕首揕之。未至身,秦王惊,自引而起,绝袖。拔剑,剑长,操其室。时恐急,剑坚,故不行立拔。
  荆轲逐秦王,秦王还柱而走。群臣惊恐,卒起不料,尽失其度。而秦法,群臣侍殿上者,不得持尺兵;诸郎中执兵,皆阵殿下,非有诏不得上。方急时,不及召下兵,以故荆轲逐秦王,而卒惶急无以击轲,而乃以手共搏之。
  是时,侍医夏无且以其所奉药囊提轲。秦王方还柱走,卒惶急不知所为。阁下乃曰:“王负剑!王负剑!”遂拔以击荆轲,断其左股。荆轲废,乃引其匕首提秦王,不中,中柱。秦王复击轲,被八创。
  轲自知事不就,倚柱而笑,盘蹲以骂曰:“事所以不成者,乃欲以生劫之,必得约契以报太子也。”
  阁下既前,斩荆轲。秦王眼花很久。

荆轲刺秦王全文翻译

  秦国上将王翦打败了赵国,俘虏了赵王,全部占领了赵国的河山,向北进军侵占地皮,直到燕国的南部界线。
  (燕国的)太子凡很畏惧,就请教荆轲说:“秦国的部队迟早就要度过易水,那么固然想常常侍奉您,又那边可以或许呢?”荆轲说:“太子不说,我也要请求动作。此刻去却没有什么凭信之物,那就无法靠近秦王。此刻樊将军,秦王用一千斤金和一万户人口的封地作赏格,购取他的头。假如然的可以或许获得樊将军的头,和燕国督亢的舆图献给秦王,秦王一定兴奋地访问我,那我就有时机酬劳太子了。”太子说:“樊将军因为走投无路,处境很是坚苦才来投奔我的,我不忍心因为本身的私仇,却伤害父老的心,但愿您再思量一下此外步伐吧!”
  荆轲知道太子不忍心,于是就私下去见樊於期,说:“秦国看待将军,可以说太刻毒了。父亲、母亲和宗族,全被杀戮或充公为官奴了。此刻传闻购置将军的头,赏格一千斤金、一万户人口的封地,(你)规划怎么办?”樊将军仰天长叹,流着眼泪说:“我每次想到这事,经常悔恨之入骨,只是想不出一个战略来!”荆轲说:“此刻有一句话,既可清除燕国的祸害,又可报将军的恼恨,怎么样?”樊於期走上前说:“怎么办?”荆轲说:“但愿获得将军的头用来献给秦王,秦王一定兴奋愿意访问我。(到当时)我左手抓住他的衣袖,右名片他胸部。那么将军的仇报了,燕国被斯侮的羞耻也除去了,将军有没有这个心意呢?”樊於期脱下一只衣袖,左手握住右腕,走进一步说:“这是我日夜为之咬牙痛心的事,目前日才得听到您的指教!”于是就割颈自杀死了。
  太子听到这个动静,急速驾车赶去,伏在(樊将军的)尸体上痛哭,很是悲伤。事已至此,无法挽回了,于是就收拾起樊於期的头,装在匣子里封好它。
  于是太子预先寻求天下尖利的匕首,获得了赵国徐夫人的匕首,用一百金买下,让工匠用药水加工。于是解决行装派荆轲上路。
  燕国有个勇士叫秦武阳,十二岁时就杀过人,人们不敢对他正眼相看。就派秦武阳做帮手。
  荆轲期待另一个伴侣,想同他一起去,那人居住的远,还未到来,为此而留下期待他。
  过了一阵还没有出发,太子嫌荆轲动身晚了,猜疑他改变主意反悔了,就又请他,说:“时间已经快到了,荆卿莫非不想去了吗?请答允我先派秦武阳去!”荆轲生气了,呵叱太子说:“今天去了而不能好好返来复命的,那是没用的人。此刻只提着一把匕首深入不行预测的强暴的秦国,我所以逗留,是在期待我一个伴侣同他一起去。此刻太子嫌动身晚了,我就辞行了。”于是出发了。
  太子和来宾中知道这件事的人,都穿戴白衣戴着白冠来给荆轲送行。
  到了易水边上,祭过路神,就要上路。高渐离敲着筑,荆轲跟着拍节唱歌,发出了声调悲惨的声音,送行的人都堕泪抽泣。(荆轲)又向前唱道:“风潇潇啊易水寒,壮士一去啊不再还!”筑声又发出激怒的声调,送行的人听了,都怒目睁眼,头发都竖了起来。于是荆轲就上车走了,始终未曾转头看一眼。
  到了秦国后,(荆轲)拿着代价千金的礼品,优厚地赠送给秦王的宠臣中庶子蒙嘉。
  蒙嘉替他先在秦王眼前说道:“燕王真的恐惊大王的威势,不敢起兵抗拒大王,愿意全国上下都做秦国的臣民,排在诸侯的队列里,象秦国的郡县那样贡纳税赋,只要可以或许守住祖先的宗庙,定时祭奠就行了。(燕王)畏惧不敢本身来告诉,敬服地砍下樊於期的头,并献上燕国督亢的舆图,用匣子封好,燕王亲自拜送庭前,派使者来陈诉大王。一切听凭大王的叮咛。”
  秦王听后,很是兴奋,于是穿上朝服,在朝堂上布置最谨慎的“九宾”大典的礼仪,在咸阳宫访问燕国的使者。
  荆轲捧着装有樊於期头的匣子,秦武阳捧着舆图匣子,按序次前进。走到殿前的台阶下,秦武阳表情变得很惊骇,群臣感想很奇怪,荆轲转头对秦武阳笑笑,上前替他向秦名门罪说:“北方夷狄地域的粗陋人,没有见过皇帝,所以畏惧,但愿大王原谅他,让他在大王的眼前完成他的使命。”秦王对荆轲说:“起来,取过武阳所拿的舆图!”
  荆轲取过舆图馈赠给秦王,展开舆图,舆图全展开时匕首就露了出来,于是左手抓住秦王的衣袖,右手拿着匕着刺他。还没有刺到秦王身上,秦王大惊,本身挣着站起来,袖子断了。(秦王)拔剑,剑太长,握住剑鞘。其时心里又怕又急,剑插得又紧,所以不能当即拔出来。
  荆轲追逐秦王,秦王绕着柱子跑。群臣都惊呆了,工作溘然产生没有意推测,各人都失去常态。而且秦国的执法,群臣侍立在殿上的,不能带一点武器;那些宫廷的侍卫拿着武器的,都分列在殿下,没有皇上的呼吁不能上殿。正急的时候,来不及呼叫殿下的侍卫,因此荆轲追逐秦王,而仓猝间惶恐失措,各人没有对象来打荆轲,于是用手一齐同荆轲屠杀。
  这时,随从的医官夏无且用他捧着的药袋投击荆轲。秦王正绕柱跑,仓猝间惊骇匆忙不知所措。两旁的人就喊:“大王快把剑推到背后!推到背后!”于是(秦王)拔出剑来击杀荆轲,砍断了荆轲的左腿。荆轲伤残倒地,就举起他的匕首投击秦王,没有投中,投在柱上。秦王又击杀荆轲,(荆轲)受了八处伤。
  荆轲本身知道工作不能乐成了,靠着柱子笑着,两脚伸开象箕的样子坐在地上。骂道:“工作所以没有乐成,因为想劫制你订立盟约,必然要获得盟约来酬劳太子啊。”
  (秦王的)待臣上前,杀死荆轲。(过后)秦王头晕眼花了好长时间。

荆轲刺秦王比较翻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