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处或作者: 范仲淹 庆历四年春

 服务一类     |      2021-02-26 14:24

出处或作者: 范仲淹
  庆历四年春,滕子京谪守巴陵郡。越来岁,政通人和,百废具兴。乃重修岳阳楼,增其旧制,刻唐贤今人诗赋于其上。属予作文以记之。
  予观夫巴陵胜状,在洞庭一湖。衔远山,吞长江,浩浩汤汤,横无际涯;朝晖夕阴,气象万千。此则岳阳楼之大观也。前人之述备矣。然则北通巫峡,南极潇湘,迁客骚人,多会于此,览物之情,得无异乎?
  若夫霪雨霏霏,连月不开,阴风怒号,浊浪排空;日星隐耀,九州体育,山岳潜形;商旅不可,樯倾楫摧;傍晚冥冥,虎啸猿啼。登斯楼也,则有去国怀乡,忧谗畏讥,满目萧然,感极而悲者矣。
  至若春和景明,波涛不惊,上下天光,一碧万顷;沙鸥翔集,锦鳞游泳;岸芷汀兰,郁郁青青。而或长烟一空,皓月千里,浮光跃金,静影沉璧,渔歌互答,此乐何极!登斯楼也,则有心旷神怡,宠辱偕忘,把酒临风,其喜洋洋者矣。
  嗟夫!予尝求古仁人之心,或异二者之为,何哉?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;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;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。是进亦忧,退亦忧。然则何时而乐耶?其必曰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乎。噫!微斯人,吾谁与归?
  时六年九月十五日。

岳阳楼记全文翻译

  宋仁宗庆历四年春天,滕子京被贬谪到岳州当了知州。到了第二年,政事顺利,黎民和乐,很多已废弛不办的工作都兴办起来。于是从头建筑岳阳楼,扩大它本来的局限,在楼上刻了唐代名流和今世人的诗赋。嘱托我写一篇文章来记述这件事。
  我抚玩那岳州的优美景致,都在洞庭湖之中。它含着远处的山,吞长江的水,水势浩荡,无边无际,早晨阳光照耀、黄昏阴气凝聚,情形千变万化。这就是岳阳楼的宏伟的情形。前人的记述已经很详尽了。既然这样,那么北面通到巫峡,南面直到潇水和湘江,降职的官史和交往的诗人,大多在这里集会,抚玩自然风景所发生的情感能没有差异吗?
  象那绵延的阴雨下个不绝持续很多日子不放晴,阴惨的风狂吼,污浊的浪头冲白日空;太阳和星星失去了光耀,高山埋没了形迹;商人和游客不能成行,桅杆倒了、船桨断了;黄昏时分天色暗淡,老虎咆哮猿猴悲啼。在这时登上这座楼,就会发生分开京城吊唁老家,担忧奸人的离间、畏惧暴徒的耻笑,满眼萧条荒凉,非常感概而悲愤不端的各种情绪了。
  就象春日晴和、阳光亮媚,海浪不起,蓝天和水色相映,一片碧绿辽阔无边;成群的沙欧,时而翱翔时而停落,瑰丽的鱼儿,时而浮游,时而潜游;岸边的香草,小洲上的兰花,香气浓烈,颜色青葱。有时大片的烟雾完全消散了,明月照耀着千里大地,浮动的月光象闪耀着的金光,悄悄的月记忆现下的白璧,渔夫的歌声相互唱和,这种快乐哪有穷尽!在这时登上岳阳楼,就有心胸开朗,精力愉快;荣辱全忘,举酒临风,兴奋极了的各种感概和神态了。
  唉!我曾经探求古代德性高贵的人的思想情感,或者跟上面说的两种思想情感的表示差异,为什么呢?他们不因为情况好而兴奋,也不因为本身遭遇坏而哀痛;在朝廷里做高官就担心他的黎民;处在僻远的江湖间就担心他的君王。这就是进入朝延做官也担心,辞官隐居也担心。那么,什么时候才快乐呢?他们或许必然会说:“在天下人的忧愁之先就忧愁,在天下人的快乐之后才快乐”吧。唉!假如没有这种人,我同谁一道呢?
  写于庆历六年九月十五日(1046年)。

岳阳楼记比较翻译

  庆历四年春,滕子京谪守巴陵郡。越来岁,政通人和,百废具兴。乃重修岳阳楼,增其旧制,刻唐贤今人诗赋于其上。属予作文以记之。
  宋仁宗庆历四年春天,滕子京被贬谪到岳州当了知州。到了第二年,政事顺利,黎民和乐,很多已废弛不办的工作都兴办起来。于是从头建筑岳阳楼,扩大它本来的局限,在楼上刻了唐代名流和今世人的诗赋。嘱托我写一篇文章来记述这件事。
  予观夫巴陵胜状,在洞庭一湖。衔远山,吞长江,浩浩汤汤,横无际涯;朝晖夕阴,气象万千。此则岳阳楼之大观也。前人之述备矣。然则北通巫峡,南极潇湘,迁客骚人,多会于此,览物之情,得无异乎?
  我抚玩那岳州的优美景致,都在洞庭湖之中。它含着远处的山,吞长江的水,水势浩荡,无边无际,早晨阳光照耀、黄昏阴气凝聚,情形千变万化。这就是岳阳楼的宏伟的情形。前人的记述已经很详尽了。既然这样,那么北面通到巫峡,南面直到潇水和湘江,降职的官史和交往的诗人,大多在这里集会,抚玩自然风景所发生的情感能没有差异吗?
  若夫霪雨霏霏,连月不开,阴风怒号,浊浪排空;日星隐耀,山岳潜形;商旅不可,樯倾楫摧;傍晚冥冥,虎啸猿啼。登斯楼也,则有去国怀乡,忧谗畏讥,满目萧然,感极而悲者矣。
  象那绵延的阴雨下个不绝持续很多日子不放晴,阴惨的风狂吼,污浊的浪头冲白日空;太阳和星星失去了光耀,高山埋没了形迹;商人和游客不能成行,桅杆倒了、船桨断了;黄昏时分天色暗淡,老虎咆哮猿猴悲啼。在这时登上这座楼,就会发生分开京城吊唁老家,担忧奸人的离间、畏惧暴徒的耻笑,满眼萧条荒凉,非常感概而悲愤不端的各种情绪了。
  至若春和景明,波涛不惊,上下天光,一碧万顷;沙鸥翔集,锦鳞游泳;岸芷汀兰,郁郁青青。而或长烟一空,皓月千里,浮光跃金,静影沉璧,渔歌互答,此乐何极!登斯楼也,则有心旷神怡,宠辱偕忘,把酒临风,其喜洋洋者矣。
  就象春日晴和、阳光亮媚,海浪不起,蓝天和水色相映,一片碧绿辽阔无边;成群的沙欧,时而翱翔时而停落,瑰丽的鱼儿,时而浮游,时而潜游;岸边的香草,小洲上的兰花,香气浓烈,颜色青葱。有时大片的烟雾完全消散了,明月照耀着千里大地,浮动的月光象闪耀着的金光,悄悄的月记忆现下的白璧,渔夫的歌声相互唱和,这种快乐哪有穷尽!在这时登上岳阳楼,就有心胸开朗,精力愉快;荣辱全忘,举酒临风,兴奋极了的各种感概和神态了。
  嗟夫!予尝求古仁人之心,或异二者之为,何哉?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;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;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。是进亦忧,退亦忧。然则何时而乐耶?其必曰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乎。噫!微斯人,吾谁与归?
  唉!我曾经探求古代德性高贵的人的思想情感,或者跟上面说的两种思想情感的表示差异,为什么呢?他们不因为情况好而兴奋,也不因为本身遭遇坏而哀痛;在朝廷里做高官就担心他的黎民;处在僻远的江湖间就担心他的君王。这就是进入朝延做官也担心,辞官隐居也担心。那么,什么时候才快乐呢?他们或许必然会说:“在天下人的忧愁之先就忧愁,在天下人的快乐之后才快乐”吧。唉!假如没有这种人,我同谁一道呢?
  时六年九月十五日。
  写于庆历六年九月十五日(1046年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