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柳宗元并称“韩柳”

 服务二类     |      2021-05-02 01:00

世有伯乐,然后有千里马。千里马常有,而伯乐不常有。故虽有名马,祇辱于仆从人之手,骈(pián)死于槽(cáo)枥(lì)之间,不以千里称也。

马之千里者,一食(shí)或尽粟(sù)一石(dàn)。食(sì)马者,不知其能千里而食(sì)也。是马也,虽有千里之能,食(shí)不饱,力不敷,才美不过见(xiàn),且欲与常马等不行得,安求其能千里也?

策之不以其道,食(sì)之不能尽其材,鸣之而不能通其意,执策而临之,曰:“天下无马!”呜呼!其真无马邪(yé)?其真不知马也!

古诗简介

《马说》是唐代文学家韩愈的一篇借物寓意的杂文,属论说文体,原为韩愈所作《韩愈文选》中《杂说》的第四篇,“马说”这个标题为后人所加。此文作于贞元十一年至十六年间(公元795—800)。“说”是“谈谈”的意思,是古代一种议论文体裁。这篇文章以马为喻,谈的是人才问题,表达了作者对统治者不能识别人才、不重视人才、隐藏人才的强烈愤慨。

翻译/译文

世上有了伯乐,然后才会有千里马。千里马常常有,但是伯乐却不会常常有。因此纵然有千里马,也只能在仆役的手里受屈辱,和普通的马并列死在马厩里,不能以千里马著称。

一匹日行千里的马,一顿有时能吃一石食。喂马的人不分明要按照它的食量多加饲料来喂养它。这样的马纵然有日行千里的本领,却吃不饱,力气不敷,它的的才气和洽的素质也就不能表示出来,想要和一般的马一样尚且办不到,又怎么能要求它日行千里呢?

推动它,却不凭据正确的要领,喂养它,又不敷以使它充实发挥本身的才气,听它嘶叫却不能通晓它的意思。反而拿着鞭子走到它跟前时,说:“天下没有千里马!”唉!莫非果然没有千里马吗?恐怕是他们真不识得千里马吧!

注释

伯乐:春秋时期秦穆公时人,本名孙阳,擅长相马。现指可以或许发明人才的人。

祇:只是。辱:这里指受屈辱而隐藏的才气。

仆从人:古代也指仆役,这里指喂马的人。

骈死:并列而死。骈:两马并驾。

槽枥:喂牲口用的食器。枥:马棚、马厩。

不以千里称也:不以千里马被称道。以,凭据,介词。称,称颂,称道。

马之千里者:马(傍边)能行千里的。之,助词。此句“马”和“千里者”是部门复指干系。

一食(shí):吃一次食物。或:有时。

尽粟一石:吃尽一石粟。尽,这里作动词用,是“吃尽”的意思。石,十斗为一石,一石约为120斤。

食(sì):通“饲”,喂养。

其:指千里马,代词。能千里:能走千里。

是:这,指示代词。

能:才气。

才美不过见:才气和优点不能表示在外。见,同“现”,露出。

且欲与常马等不行得:且:犹,尚且。欲:想要,要。等:相当。不行得:不行能。得,能,暗示客观条件答允。

安:怎么,那边,疑问代词。

策之不以其道:策:鞭打。之,指千里马,代词。以其道:用(看待)它的步伐。

尽其材:发挥它的全部才气。材,同“才”,此指行千里的才气。

鸣之:(马)嘶鸣。通其意:跟它的心意相通。

执策:拿着马鞭。策,赶马的鞭子,名词。临之:临视着马。临,九州体育,从高处往下看。

呜呼:暗示赞叹,相当于“唉”。

其:莫非,暗示猜测。

邪:通“耶”,暗示疑问,相当于“吗”。

其:其实。

知:分明。

赏析/观赏

《马说》是一篇说理文,似寓言而实非寓言,用比喻说理却并未把所持的论点正面说穿,没有把小我私家意见强加给读者。通过形象思维来描写千里马的遭遇,提失事实,省却了讲大原理的笔墨,作者操作了古汉语中虚词(语助词、叹息词和毗连词),浮现出一唱三叹的滋味和意境。伯乐的典故屡次被韩愈引用(见韩愈所作的《为人求荐书》及《送温处士赴河阳序》),可见韩愈运气的崎岖。

《马说》的第一句是大前提:“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”。这个命题不合逻辑。因为存在抉择意识,伯乐善相马的常识和履历,必需从社会上(或说自然界)存在着大量的千里马身上取得,然后逐渐总结出来的。所以有人认为韩愈这句话是舍本逐末,是唯心主义的。从唯物主义原则来看,这句话是错误的。韩愈把它作为语言,却是发人深省的警句,是名言。因为世上有伯乐这种常识和本事的人太少。于是作者在下文正面点明主旨,把千里马的无限委屈倾诉出来。正由于“伯乐不常有”,不少的千里马不只找不到一个好的牧马人,而是“祇辱于仆从人之手”,受蒙昧小人的腌气。这些宝马死于槽枥之间,其遭遇不幸、了局悲凉。没有把这些马当做千里马,千里马的死也是毫无所谓的了。“不以千里称也”,包括着这样的意思:连同情它们的人都没有,更谈不上对千里马的死暗示遗憾、可惜和懊悔痛心了。从文章外貌看,作者说得透彻,却有许多辛酸痛楚还没有吐露,看似旷达,实则内在富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