兰亭集序原文及翻译

 服务二类     |      2021-03-11 01:34

出处或作者: 王羲之
  永和九年,岁在癸丑,暮春之初,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,修禊事也。群贤毕至,少长咸集。此地有崇山峻岭,茂林修竹,又有清流激湍,映带阁下,引觉得流觞曲水,列坐其次,虽无丝竹管弦之盛,一觞一咏,亦足以畅叙幽情。是日也,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。仰观宇宙之大,俯察品类之盛,所以游目骋怀,足以极视听之娱,信可乐也。
  夫人之相与,俯仰一世,或取诸度量,晤言一室之内;或因寄所托,放浪形骸之外。虽取舍万殊,静躁差异,当其欣于所遇,暂得于己,快然自足,曾不知老之将至。及其所之既倦,情随事迁,感应系之矣!向之所欣,俯仰之间,已为痕迹,犹不能不以之兴怀,况修短随化,终期于尽!昔人云:“死生亦大矣”,岂不痛哉!
  每览古人兴感之由,若合一契,未尝不临文嗟悼,不能喻之于怀。固知一死生为虚诞,齐彭殇为妄作,后之视今,亦犹今之视昔,悲夫!故列叙时人,录其所述,虽世殊事异,所以兴怀,其致一也。后之览者,亦将有感于斯文。

兰亭集序全文翻译

  永和九年,正值癸丑,暮春三月上旬的巳日,我们在会稽郡山阴县的兰亭会议,进行禊饮之事。此地德高望重者无不到会,老小济济一堂。兰亭这处所有崇山峻岭围绕,林木富强,竹篁幽密。又有清澈湍急的溪流,如同青罗带一般映衬在阁下,引溪水为曲水流觞,列坐其侧,纵然没有管弦合奏的盛况,只是饮酒赋诗,也足以令人畅叙胸怀。这一天,晴明爽朗,和风习习,仰首可以观览浩荡的宇宙,俯身可以考查浩瀚的物类,纵目游赏,胸襟大开,极尽线人视听的欢娱,真可以说是人生的一大乐事。
  人们互相亲迩来往,俯仰之间便渡过了一生。有的人喜欢反躬内省,满意于一室之内的晤谈;有的人则拜托于外物,糊口狂放不羁。固然他们或内或外的取舍千差万别,好静好动的性格各不沟通,但当他们碰着可喜的工作,自得于一时,感想欣然自足时,竟然城市健忘衰老即将要到来之事。比及对已获取的对象产生厌倦,情事变迁,又难免会激发无限的感应。以往所获得的欢乐,很快就成为汗青的痕迹,人们对此尚且不能不为之感念伤怀,更况且人的一生是非取决于造化,而终究要归结于穷尽呢!昔人说:“死生是件大事。”这怎么能不让人痛心啊!
  每当看到前人所发的感应,其缘由竟像一张符契那样一致,总不免要在前人的文章眼前嗟叹一番,不外心里却弄不大白这是怎么回事。我虽然知道把死和生等量齐观是虚诞的,把长命与夭亡混为一谈是谬妄的,后人对待今人,也就像今人对待前人,这正是工作的可悲之处。所以我要列出到会者的姓名,录下他们所作的诗篇。尽量时代有别,行事各异,但触发人们情怀的动因,无疑会是相通的。后人阅读这些诗篇,恐怕也会由此激发同样的感应吧。

兰亭集序比较翻译

  永和九年,岁在癸丑,暮春之初,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,修禊事也。群贤毕至,少长咸集。此地有崇山峻岭,茂林修竹,又有清流激湍,映带阁下,引觉得流觞曲水,列坐其次,虽无丝竹管弦之盛,一觞一咏,亦足以畅叙幽情。是日也,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。仰观宇宙之大,俯察品类之盛,所以游目骋怀,足以极视听之娱,信可乐也。
  永和九年,正值癸丑,暮春三月上旬的巳日,我们在会稽郡山阴县的兰亭会议,进行禊饮之事。此地德高望重者无不到会,老小济济一堂。兰亭这处所有崇山峻岭围绕,林木富强,竹篁幽密。又有清澈湍急的溪流,如同青罗带一般映衬在阁下,引溪水为曲水流觞,列坐其侧,纵然没有管弦合奏的盛况,只是饮酒赋诗,也足以令人畅叙胸怀。这一天,晴明爽朗,和风习习,仰首可以观览浩荡的宇宙,俯身可以考查浩瀚的物类,纵目游赏,胸襟大开,极尽线人视听的欢娱,真可以说是人生的一大乐事。
  夫人之相与,俯仰一世,或取诸度量,九州体育,晤言一室之内;或因寄所托,放浪形骸之外。虽取舍万殊,静躁差异,当其欣于所遇,暂得于己,快然自足,曾不知老之将至。及其所之既倦,情随事迁,感应系之矣!向之所欣,俯仰之间,已为痕迹,犹不能不以之兴怀,况修短随化,终期于尽!昔人云:“死生亦大矣”,岂不痛哉!
  人们互相亲迩来往,俯仰之间便渡过了一生。有的人喜欢反躬内省,满意于一室之内的晤谈;有的人则拜托于外物,糊口狂放不羁。固然他们或内或外的取舍千差万别,好静好动的性格各不沟通,但当他们碰着可喜的工作,自得于一时,感想欣然自足时,竟然城市健忘衰老即将要到来之事。比及对已获取的对象产生厌倦,情事变迁,又难免会激发无限的感应。以往所获得的欢乐,很快就成为汗青的痕迹,人们对此尚且不能不为之感念伤怀,更况且人的一生是非取决于造化,而终究要归结于穷尽呢!昔人说:“死生是件大事。”这怎么能不让人痛心啊!
  每览古人兴感之由,若合一契,未尝不临文嗟悼,不能喻之于怀。固知一死生为虚诞,齐彭殇为妄作,后之视今,亦犹今之视昔,悲夫!故列叙时人,录其所述,虽世殊事异,所以兴怀,其致一也。后之览者,亦将有感于斯文。
  每当看到前人所发的感应,其缘由竟像一张符契那样一致,总不免要在前人的文章眼前嗟叹一番,不外心里却弄不大白这是怎么回事。我虽然知道把死和生等量齐观是虚诞的,把长命与夭亡混为一谈是谬妄的,后人对待今人,也就像今人对待前人,这正是工作的可悲之处。所以我要列出到会者的姓名,录下他们所作的诗篇。尽量时代有别,行事各异,但触发人们情怀的动因,无疑会是相通的。后人阅读这些诗篇,恐怕也会由此激发同样的感应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