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身到黄州时所写

 成功案例     |      2021-05-28 01:00

卜算子
黄州定惠院寓居作
苏 轼
缺月挂疏桐,漏断人初静。谁见幽人独往来,缥缈孤鸿影。
惊起却转头,有恨无人省。拣尽寒枝不愿栖,寥寂沙洲冷。

【注释】
①定惠院:在湖北黄冈县东南。
②漏:古代盛水滴漏计时之器。漏断,漏壶水滴尽了,指时已深夜。
③幽人:幽居之从,苏轼自谓。
④飘渺:即缥渺,陷约、记远的样子。
⑤省:大白。

【译文】
残月高挂在稀疏的梧桐,滴漏声断了,人群开始宁静。谁能见幽居人独自往来彷徨?唯有那缥渺高飞的孤雁的身影。它溘然惦起又回顾仓皇,心里有恨却无人能懂。它拣遍了严寒的树枝不愿栖息,却躲到寥寂的沙洲宁肯耐劳。

【译文二】
弯弯的月亮挂在梧桐树梢,漏尽夜深人声已静。有谁瞥见幽居人独自往来,就像那缥缈的孤雁身影。
溘然惊起又回过甚来,心有怨恨却无人知情。挑遍了寒枝也不愿栖息,宁肯在沙洲忍受寥寂凄冷。

独身到黄州时所写




【评点】
此篇是词人被贬居黄州后的抒怀之作。词借咏孤雁夜飞抒写政治失意的孤寂忧愤之情,表示词人差异流俗清高自守的品格。
上片写词人独居定惠院的寥寂偏僻。“缺月挂疏桐,漏断人初静”营造出一幅夜深人静的画面:半轮残月高高地挂在梧桐树梢,漏壶已尽,夜已深,附近一片沉寂。在这样孤寂的夜里,“谁见幽人独往来”,谁能瞥见那幽居人独自往来呢?他隐约出没,就像那“缥缈孤鸿影”。词人以寥寥笔墨,即将一个独来独往、心思缜密的“幽人”形象描出来。末二句虚实相间,先写“幽人”独自走来,后将人、鸟形象对应、嫁接,极富象征意味,又以诗意之美强化了“幽人”的超凡脱俗。“缺”、“ 疏”、“断”几字写尽幽独凄清的心境,为上片罩上悲惨的空气。
下片承接上文,专写孤鸿,借孤鸿拜托本身满腹怨恨而又不肯攀龙附凤的情怀。“惊起却转头”一语双关,既可言说孤鸿被惊起而转头,也可言说“幽人”猛转头。而下句“有恨无人省”也是两层意思,一层为孤鸿因无故被惊起,故心怀怨恨,无人领略。另一层意思为词人所思,言本身被贬谪黄州时的孤寂处境。“拣尽寒枝不愿,寥寂沙洲冷”写孤鸿选求栖息处的情景,甘愿在沙洲忍受寥寂凄冷,也不肯栖息高枝。此处,词人运用象征的手法表示了本身高洁自许、不肯随波逐流的心境。“惊”、“恨”、“寒”、“寥寂”、“冷”等词眼写出词人在魔难之中“忧谗畏讥”的情绪。
全词写景兴怀、托物咏人,物我融会,含蕴深广,气势气魄清奇冷峻,为词中名篇。黄了翁《蓼园词选》评为“超诣神品”。黄庭坚《山谷题跋》说此词“语意高明,似非吃烟火食人语,非胸中有数万卷书,笔下无一点尘俗气,孰能至此”。

【赏析】
《卜算子·黄州定慧院寓居作》是宋代文学家苏轼的词作。此词上片写鸿见人,下片写人见鸿,借月夜孤鸿这一形象托物寓怀,表达了词人骄气自许、鄙视流俗的心境。全词借物比兴,写景兴怀,托物咏人,物我融会,含蕴深广,气势气魄清奇,为词中名篇。

  本词写于州定惠院寓居时,是作者刚从乌台诗案摆脱出来,独身到黄州时所写。开头两句写夜深,用“缺”、“疏”“断”几个字写出幽独凄清的心境。接着“谁见”两句,说只有比人独自往来,“幽人”指作者本身,是主;“孤鸿”是对“幽人”的衬托,是宾。下片把两者合在一起,“孤鸿”也就是写作者本身。有一说是苏轼被贬惠州,惠州有温氏女,年十六,颇有色,见了苏轼,一往情深,时常在苏轼的窗外彷徨,听苏轼吟咏。不久苏轼再贬儋耳(今海南儋县),渡海南行,及三年后苏轼遇郝回互惠州,女已卒,葬于沙州。苏轼十分伤感,因作此词,厥后即被衍成一则恋爱故事。但近人多认为是功德者附会之辞,不敷为信。抒写从政失意而寥寂孤傲的情愫。上片以幽人引出孤鸿,下片以孤鸿暗比幽人。惊魂甫定,顾影自怜,不愿栖寨支上的孤鸿形象,正是诗人的自我写照。谁见幽人独往来,缥缈孤鸿影。人而似鸿,鸿而似人,非鸿非人,亦鸿亦人。这是本词艺术形象的特点。而托鸿以见人,自标清高,寄意深远,气势气魄清奇冷隽,似非吃烟火食人间语。最后两句写宁守寥寂清冷也不愿攀高结贵的品格。此词咏物而不滞于物,主体与客体十全十美,拜托遥深,品格高远。

赏析二:
苏轼被贬黄州后,固然本身的糊口都有问题,但他是乐观奔放的,能带领全家通过自身的尽力来度过糊口难关。但心田深处的幽独与寥寂是他人无法领略的。在这首词中,作者借月夜孤鸿这一形象托物寓怀,表达了骄气自许、鄙视流俗的心境。
上阕写的正是深夜院中所见的景致。“缺月挂疏桐,漏断人初静。”营造了一个夜深人静、月挂疏桐的孤寂气氛,为''幽人''、''孤鸿''的进场作铺垫。“漏”指昔人计时用的漏壶:“漏断”即指深夜。在漏壶水尽,更深人静的时候,苏轼步出庭院,昂首望月,这是一个很是孤寂的夜晚。月儿好像也知趣,从稀疏的桐树间透出清晖,像是挂在枝桠间。这两句出笔特殊,渲染出一种孤跨越生的地步。接下来的两句,“时见幽人独往来,缥缈孤鸿影。”周围是那么安全幽寂,在万物入梦的而今,没有谁像本身这样在月光下孤寂地彷徨,就像是一只孑立飞过天穹的凄清的大雁。先是点出一位独来独往、苦衷浩茫的“幽人”形象,随即轻灵飞动地由“幽人”而孤鸿,使这两个意象发生对应和契合,让人遐想到:“幽人”那骄气的心境,正像缥缈若仙的孤鸿之影。这两句,既是实写,又通过人、鸟形象的对应、嫁接,极富象征意味和诗意之美地强化了“幽人”的超凡脱俗。物我同一,互为增补,使孤傲的形象更详细动听。
下阕,更是把鸿与人同写,“惊起却转头,有恨无人省。”这是直写本身孤寂的心境。人孤傲的时候,总会四顾,转头的寻觅,找到的是更多的孤傲,“有恨无人省”,没有谁能领略本身孤傲的心。世蒙昧音,伶仃难耐,情何故堪?“拣尽寒枝不愿栖,寥寂沙洲冷。”写孤鸿遭遇不幸,心怀幽恨,恐慌不已,九州体育,在寒枝间飞来飞去,拣尽寒枝不愿栖息,只好落宿于寥寂荒冷的沙洲,渡过这样严寒的夜晚。这里,词人以象征手法,另具匠心地通过鸿的孤傲缥缈,惊起转头、度量幽恨和选求宿处,表达了作者贬谪黄州时期的孤寂处境和高洁自许、不肯随波逐流的心境。作者与孤鸿惺惺相惜,以拟人化的手法表示孤鸿的心理勾当,把本身的主观情感加以工具化,显示了高深的艺术能力。
这首词的地步高明,前人谓“似非吃烟火食人语”。这种高旷洒脱、绝去尘俗的地步,得益于高明的艺术能力。作者“以性灵咏物语”,取神题外,意中设境,托物寓人;对孤鸿和月夜情况配景的形貌中,选景叙事均简约凝练,空灵飞动,蕴藉含蓄,活跃逼真,具有高度的典范性。


文章标签: